当前位置: 主页 > 鬼故事 > 灵异事件 >

重庆出租车灵异事件是真的吗

2018-01-28 作者:故事大全 阅读:
  

  在重庆有一座神秘的民国楼房“北碚楼”,成为城中另类探险者的热地。它就是位于北碚区东阳镇大沱口的白家洋房,北碚到沙坪坝井口嘉陵江一线不少老人称其为“北碚鬼楼”。2013年年底,《环球人文地理》曾刊登了一篇《寻访北碚鬼楼呼啸山庄里的夜半歌声》,让更多人熟识白家洋房。被称鬼楼的白家洋房非常惊悚,夜里鬼魂哭泣,有人强拆墙体流血抗议,也曾有学生入住,诡异死亡无人敢收尸。

  

 

  重庆市的老张(化名)曾经做过三年的出租车司机,但不是上车按路程打表的“正规司机”。因为和其他廉价方便的摩的竞争不过,一般车站拉客的摩的砍到5、6块都愿意拉,所以只好做些到周边市县的短途。也就是有客人包车,或象客运中巴一样拣够一车四五个客人,就拉到邻近市县或乡镇的“黑车”。

  但是前两年老张却坚决不再做这行了,将出租车低价转让给了别人。家人朋友对此都听不理解的,说做得好好的,收入不错,为什么突然就不想干了。老张推脱说累,辛苦,经常有交警路政什么的查罚款,其实真正原因不是这个。

  真实的原因是跑车的日子里,遇到的一些令人心悸的事,让他实在受不了了,这件事就与北碚鬼楼有关。

  

 

  大概在2014年年底的时候,有一天老张送一个客人到火车站,当时差不多已经十一点多了,但是火车站人还是很多,打算再拉一个到市区就就回家了。很快就有一个看上去像大学生的女孩子背着一个双肩包,像是来重庆旅游的就上了车。结果一上车,她却不是要去市区而是要去北碚区的东阳镇。到那走高速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,加上晚上路不好走到了镇上可能路不好,老张真是十分不情愿,就想抬高价说不打表,让她去找别的出租车。结果那个女孩竟然同意了,今晚必须去不可,老张想着可能是当地的人,这么晚了别的司机也都不太愿意拉了,自己心一软就开车了。

  高速上那个女孩几乎没怎么说话,问她这么晚了是当地人吗,她只说自己是来旅行的,在东阳镇有亲戚,就聊不上两句了。高速还好,但是下了高速路就很不好走了,突然又下起雨来,镇上已经是快凌晨一点,外面早就没有人了。

  这时女孩说要去大沱口的白家洋房。老张心里开始犯嘀咕了,这么晚了去那干什么,但是也没多问,毕竟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实在是非常离谱。一路上,尽管路不好走,但他还是尽量开得飞快。刚开始还好,路边不时闪过一两户人家,可是已经是深夜1点多了,慢慢就只剩下黑暗一片了,渐渐连黑乎乎的人家也见不到一户了。其实这么晚了跑这么偏的路是出租车行业的忌讳,一般人都不拉的。可是当时一个女孩老张只想到了应该不会被劫车抢劫什么的,就没想那么多。

  

 

  终于到了白家洋房,已经是一片寂静的时间点了,冬季也没有什么,几乎没有声音。这时候老张心里才开始感到害怕,深夜中的北碚鬼楼一片漆黑,破烂的窗洞更是仿佛黑洞般要把人吸进去了。老张打开车内灯准备收钱赶紧返航,却发现后座上的女孩不知道何时已经不知所踪。老张当时吓坏了,开了一两个小时的车憋了不少尿,那一刻惊悚到汗毛直立,根本不敢呼吸,差点就漏了尿。他再次确认,后座上确实已经没人了,也完全没有开车门的印象,难道是刚才太集中注意力了女孩已经下车了吗?但是环顾四周只有自己一人。

  当时老张心里把自己骂了个血淋头,要是不贪这点钱,就不会自己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地里了。他吓得赶紧在车上关紧车门锁,掉头返程。他没敢停下来一秒,一直从原路返回国道,直奔重庆市区,到了市区已经是3点多,在路上看见了一伙喝的烂醉的年轻人,老张才偷偷松了口气。

  第二天老张钻进后排座寻找一些蛛丝迹,结果在后排座椅下面发现一张面值50亿的冥币!这时他回想起来昨晚跟那个女孩抬价的时候,那女孩一副自己不差钱,多少钱都走的姿态,老张头顶又渗出些冷汗,脊背一阵阵发冷。结果那天老张就病倒了,惊到高烧不退,去医院输液说整个人的上下呼吸道全感染了,整整躺了快一个月。从那以后他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了,而且后来又陆陆续续遇到不少奇怪的事。

  想必重庆的出租车司机,总是要比别的地区的的哥的姐有更多说不完的故事。

点击分享: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